总网滚动:

邪教“圆谎”手法大盘点

2022-08-24 16:20:09  来源:察右前旗融媒体中心  作者:  责任编辑:赵芳

  邪教教主为了拉拢、蒙骗信徒,常常吹嘘自己具有超能力,如“人民圣殿教”教主大卫·琼斯自称可以用意念治疗病人,“奥姆真理教”宣称修炼本教可以白日飞升,“全能神”宣称只要加入就可以抵挡新冠病毒等。狐狸尾巴总是会露出来的,许多邪教人员都曾对邪教组织产生过怀疑,然而到头来却仍然选择相信并深陷其中,这又是为什么呢?原来,邪教不但会说谎,圆谎手法也十分狡诈。

  现在,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邪教常用的圆谎招式。

第1招:怪追随者“心不诚”

  邪教都强调“心诚则灵”,要求追随者绝对相信、完全服从。如果愿望实现,说明教主确实具有超能力,如果愿望落空,那也不怪教主,而是追随者怀有杂念,不够诚心,反正教主怎样都是对的。

  如李洪志声称自己能治病,但要求弟子必须诚心相信他,不得有半点疑心。多数“法L功”人员开始时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“试试看”,有些人感觉“身体变好”了,逐步加深对李洪志的信任,那些没变好的,“法L功”就称其有“思想业力”不够诚心,还须放下自我“向内找”。“全能神”成员陈某加入一段时间后,“全能神”组织要求她“全人奉献”,当她心生疑虑时,“全能神”带领在聚会上当着众人跟她说,“想要神带领进入‘国度时代’,就要义无反顾地相信神、拥护神。世界快要毁灭了,有的人还没有彻底醒悟,还没有从凡人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这些俗套里挣脱开来,这是很要命的”,指责陈某心不诚,没有下决心与正常的生活“决绝”。

第2招:把“失灵”称作“考验”

  邪教之所以能把追随者引进“信则灵”“诚则灵”的逻辑怪圈里转不出来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对于是否“完全相信、绝对诚心”这样的主观判断,并没有一个可以度量的客观标准,完全凭教主想怎么说就怎么说。然而对于追随者而言就不完全是这样,他们心里会有一杆秤,有些信徒痴迷邪教真的到了抛弃家庭财物等几乎所有一切的地步,对教主的要求几乎都是言听计从不折不扣地执行,在普通信徒眼里,他们是教内虔诚的代表,是邪教组织树立的学习榜样,但是教主许诺的那些美好愿景在他们身上同样一次次落空(因为本就是谎言),如果教主还简单粗暴地责怪他们不诚心,显然难以服众。

  对于这些情况,邪教也早有准备,他们会将这些“失灵”称作对追随者的考验。“考验说”是邪教洗脑的重要手段,导致很多恶果。

  如“全能神”宣称,信徒有了病不是病,是神在考验,病得越重,考验越大,导致很多信徒误医误药,枉送性命。“法L功”宣称修炼“法L大法”要经得起“名利情”的考验,令弟子不断舍弃一切正常人伦。“法L功”成员苏某为过《转法L》所讲“亲情考验关”,早日放下“名利情”,竟装作不认识自己的父亲,当着父亲的面骂出侮辱自己母亲的话,变成一个六亲不认的人。

  邪教组织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,还经常以“考验”为名操纵追随者做出违背法律、扰乱社会的行为。

 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“法L功”时,李洪志为了促使“法L功”人员非法集结对抗政府,就曾多次发表“经文”称能否“走出来”是对弟子是否坚定的考验。2012年,“全能神”在制造所谓“末日”恐慌时,也称能不能走出来对抗政府是对信徒的考验,造成全国多地发生“全能神”成员聚焦闹事的恶性事件。可笑的是,后来,“全能神”所说的“世界末日”并没有到来,“全能神”又称这次只是一个考验。

  为了裹挟信徒,邪教组织还将那些因犯罪行为被政府依法逮捕、判刑的情形称作是他们对信徒的“考验”,为此,一些邪教成员不惜触犯法律、锒铛入狱,有些还以此为荣,不知羞耻地向别的信徒炫耀自己的牢狱经历,经住了多少“考验”。不得不说,成为一名“虔诚”的邪教成员,要经历的考验可真多啊。

第3招:把“恶化”称作“惩罚”

  将教主的许诺落空解释为“惩罚”,也是邪教圆谎洗脑和操纵追随者的重要手法。

  信徒们按着教主描绘的美好愿景加入邪教组织,除了少数时候尝到一些甜头,多数时候是事与愿违的,比如“法L功”“全能神”等邪教都宣称加入可以祛病强身,不用吃药看病,导致不少信徒有病不治,有些人身状况大不如前,有些人落得终身残疾或失去生命;“法L功”宣称“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”,导致多少家庭鸡犬不宁,妻离子散。对于这些与“预言”相反的情形,邪教称之为对追随者“心不诚”的惩罚。李洪志就曾多次“警告”弟子练功不能有任何疑心,否则不但没有疗效,还可能复发、加重。“全能神”的所谓“见证”材料中充斥着这样的所谓惩罚的内容,用来恐吓那些“信心动摇”信徒。“全能神”人员何某讲述,她加入“全能神”两年多后想退出,“全能神”组织跟她讲了很多由于对神忤逆不敬、不虔诚或是背叛而导致祸害的事例,其中一个案例是,一个20多岁、追随了“神”有两年时间的小伙子表示不想再学习“神话”,有一天骑着摩托车出门无缘无故摔了一跤,小腿骨折。何某被告知,这都是由于这个小伙子背叛了“神”,说了一些对“神”大不敬的话,所以才会遭到神的惩罚。

  怕受“惩罚”的心理像紧箍咒一样控制着邪教追随者,一些信徒甚至在退出邪教后,还把生活中的不幸归结为教主惩罚,并因而返回邪教的怀抱。

  “法L功”练习者魏某经反邪教志愿者劝导曾退出“法L功”,有段时间生活境况不是很好,一次胃病发作时,“法L功”人员找到她,说“你这样没有坚持练功,师父当然会把‘业力’返还给你了,这是对你的惩罚”,魏某听后越想越害怕,“难怪这段时间身体越来越不舒服”,后来重新走上了练习“法L功”的老路。

第4招:怪追随者“悟”得不对

  邪教给追随者许下无数承诺,至于如何达到、实现,则总是说得模棱两可,含糊其词,让追随者自己去“悟”。邪教教主心里清楚,他们只不过是信口开河,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实现方法,要是说得太具体,反而容易露馅。

  李洪志初出道时就是打着免费治病的幌子,后来每次开班时总有弟子希望他“现场治病”,弄得他下不了台,慢慢地才取消了“现场治病”项目,改为欺骗弟子修炼“大法”可以祛病强身。由此可见,李洪志说“法无定法”,“真真假假重在悟”,其实就是在为自己的无能圆谎。

  邪教的歪理邪说要么模棱两可,要么漏洞百出,追随者想“悟”却没有实质的参照,因此,那些聚会交流时能为教主的说辞找到较圆满解释的成员,就会被认为是“悟得高”者,逐步受到邪教组织“重用”,得到其他信徒的赞赏与羡慕。由于邪教组织及其成员不断给那些“悟得高”者以鼓励,使得这些圆谎行为不断得到强化及延续,不仅持续为教主圆谎,还有力贬抑了那些怀疑教主的行为。

  天安门广场自fen者王近东就曾多次被“法L功”组织夸奖“悟得高”,“法L功”练习者王某有一次“悟”出李洪志的话有前后矛盾之处,在场功友立刻都投来鄙弃的目光,他只能把刚冒出的想法吞回去。

第5招:将追随者斥为“魔”

  邪教圆谎的另一重要手法是把追随者斥为“魔”,或者受“魔”缠身,意思是教主所言“不灵”,责任不是教主无能,而是“魔”的阻力太大。

  李洪志说,“练功者是不会出现偏差和走火入魔的事情”的,又说“有关动物、狐黄柳白等等这些东西附体的事”,“一旦这些东西修成,它修成保证就是魔”,这就是“法L 功”的所谓“魔障”理论,练习者之所以不能达到高层次皆因“魔在作祟”,必须克服“魔障”才能臻于“圆满”。同样地,“全能神”也宣称凡是不信、抵制“‘全能神’”者,均是“撒旦”“恶灵”。

  邪教组织对被称为“魔”的人非常凶狠、恶毒。

  李洪志称“谁破坏大法,谁就是“魔”,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”,“全能神”对怀疑者进行暴力殴打、威胁恐吓,在信徒内心制造巨大的恐惧。信徒一般不敢轻易怀疑,就算怀疑了,也不敢表露出来,只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努力消除疑虑。原“法L功”练习者苏某回忆,有段时间练功时“慢慢觉得有点不对劲,好像这条路有点行不通”,他开始怀疑“法L功”,但是又怕“得不到师父的保护?岂不是成了破坏‘大法’的魔?”想着想着,他对李洪志和“法L功”产生了极大的恐惧,精神濒临崩溃。

第6招:否认

  当谎言实在说不通了,那些曾经被洗脑最深、“悟得最高”、对教主最深信不疑的追随者都开始提出不同意见了,这时,邪教就会祭出大招:否认这些追随者是真的信徒,将他们称作邪教组织的叛徒,或“旧势力”“魔”派来干扰破坏的奸细。

  如李洪志为了撇清与“天安门自fen事件”的关系,惨案发生后,竟然第一时间通过其代言人张尔平撇清自己与7名练习者的关系,称“所谓自fen人士与我们‘法L功’根本无关,这仅仅是栽赃陷害我们的一种手段”,时至今日,“法L功”组织仍一直在极力抵赖和否认。这件事在“法L功”内部引起很大波澜,一些与那7名练习者相熟的功友从这件事情完全认清了“法L功”的邪恶真相。前几年,有位叫“奇人甲”的在网上发了很多迎合、支持李洪志的言论,受到“法L功”组织推崇,不少信徒十分景仰他,认为他“得了真传”,没想到李洪志竟然争风吃醋,生怕别人抢了他的风头,竟说“奇人甲”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。不久前,自称为“大法”坐了十年牢的虞某被“法L功”网站刊文暗指是特务,像否认2001年自fen参与者不是“法L功”信徒一样,否认虞某曾“练过功”。事实上,在“法L功”其它网站上还保留着不少关于虞某是“轮界英雄”的文章,难怪一些“法L功”人员觉得,李洪志对“老臣”尚且如此无情,对其他一般信徒如何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邪教的圆谎手法充分诠释了“一个谎言后面需要跟着很多谎言”的道理。除了以上所述,邪教圆谎的手法还有很多,如怪弟子层次不够、欠债太多、圆满时间未到等,总之是在“诚则灵”的幌子下,把偶然出现的好处归于教主功劳,把多数时候的“失灵”责任推卸给追随者,不择手段地剥夺追随者的自主思想,压制追随者的自我意识,达到对信徒进行洗脑、操纵的目的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