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网滚动:

2岁男子修炼“法沦功”想“成神”,结果反转!他用了18年......

2022-08-22 17:08:21 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 作者:  责任编辑:赵芳

  汪工(化名),安徽铜陵人。平日里言语不多,待人谦和热忱,谁知曾经的他一心想“成神”,执意于求“圆满”。每当回忆起那段经历,他总是后悔与羞愧,叹一口气说:“那五年,我就像着了魔一样地疯狂痴迷‘法沦功’。现在想想都觉得荒谬,真是害人不浅啊!”

  如今,他花18年时间做一件事——用亲身经历去帮助那些深陷“法沦功”邪教泥潭的痴迷者。

“刻苦勤奋”只为练功成“神”

  1997年,汪工42岁。他意气风发、踌躇满志,向工友们自夸“自幼身体就好,到40岁了都没生过啥病,得益于所练气功的效果”。工友们戏谑道:“现在最好的不是气功,是‘法沦功’,你去试试,说不定能‘成神’。”一句玩笑“成神”,让汪工心向往之,那夜辗转反侧、夜不能寐,好不容易守到天亮,抓着工友就要去练“法沦功”。

  暮春4月的江南,春风拂面,温暖和煦,令人心旷神怡。彼时汪工只觉得这份美好皆是“练功”后延年益寿、返老还童,最终成“神”的功效。自此以后,他越发刻苦勤奋,严格要求自己每三天要读完一遍《转法沦》,只要是周边的“练功”“学法”活动统统参加。

  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那几年,除了吃饭、上班,剩余时间全都用于‘学法练功’,像着魔一样。”

荣升“站长”更加自命不凡

  1998年,凭着这份“着魔”般的“刻苦勤奋”,汪工如愿当上“法沦功”市中心站站长。他被这突然涌上心头的“成就感”“荣誉感”冲昏头脑,甚至感到“人生的抱负”能因此实现。这些在旁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,正好给予了汪工事业“不得志”的慰藉。

  汪工是一名“修火车头”的技术工,在上世纪70年代中国工业飞速发展时期,他埋头苦干、任劳任怨,很快就被认命为班组长,但由于自身脾气执拗、不善交流等性格缺陷,事业上没能继续晋升。这些人生小挫折,却让汪工深感“一身才华无用武之地”“凌云壮志无处实现”,最终只能寄希望于“练功成神”。他立志要发挥“自身才华”,毫无保留地分享自身“学法练功”的经验。每次聚会学法时,他都劝诫“同修”,要坚信“师父”的话——“不要带任何观点去读,就读”。每次聚会学法,他就带领大家,一遍一遍地读《转法沦》等书籍,直到全部烂熟于心。

南湖梦醒始知“大法”害人

  1999年7月22日,民政部发布取缔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的决定。但经过三年多异于常人的“学法练功”,汪工早已深陷“法沦功”邪教泥潭不可自拔。

  2001年,反邪教志愿者得知汪工的情况,主动联系汪工。志愿者问他:“你是哪里人?”他却回答:“我不是人,我从天上来的。”由于他消极和不配合,导致劝导效果不如所期。但是,反邪志愿者本着“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人”的想法,持续劝导帮助,科学剖析“法沦功”中自相矛盾的理论,深入剖析李洪志言论的荒谬之处,层层揭露“法沦功”邪教政治图谋和本质危害,细心劝导汪工相信医学和科学……

  整整半年时间,苦口婆心、循循善诱,打开了他心中每一个“症结”——人间没有天国,世间求不来所谓的“圆满”,人是不可能成神的,肚子里不存在会转的法轮……至此,汪工“成神”的梦终于“醒了”。他说“当时越听越可怕,有的人都已破了法,但仍要成神。看见他们的痴狂,才知道自己是怎样地深陷其中。”“当时,想要练功修炼成神时,我是抱着‘私欲’的——我要自己成神,不带家中妻儿。如今看来,庆幸没有连累家人,但还是把自己的前半生搭进去了,真是害人不浅。”

十八载春秋公开现身破“法”

  痴梦觉醒之后,汪工用中国传统文化充实业余生活,但一时间总感觉生活少了点什么,内心有点空虚和焦虑。他说,多亏市里的反邪教志愿者常常走访和慰问,帮助他度过了那段最容易反复的脆弱期。

  2003年,汪工主动申请加入反邪教志愿者队伍,希望尽自己一份力挽救更多深陷“法沦功”邪教的痴迷者。十八载冬去春来,汪工用熟知的“法沦功”之“法”去破其歪理邪说,一个又一个“法沦功”痴迷者打开了心结,认清了邪教本质。如今,汪工自豪地说:“现在,我只要谈过几次话,就可以准确找到他们的症结。只要对症下药,就能帮助他们打开心结,直到最终彻底认清邪教,主动放弃这愚昧的痴迷。”

  放下“成神”的痴梦,汪工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他说:“以前思想很狭隘,走出来后,人生变得开阔了。人生的坎坷在所难免,要正面去面对,理性去处理,不能寄希望于‘成神’的幻想,要脚踏实地做事做人,这样才是真的幸福!”

友情链接